华尔街见闻

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广告
广告
本文首发于“见闻VIP”APP作者祁月,欢迎下载“见闻VIP”,即时见证历史。导读:沙俄“默契”做出的局,特朗普如何接招?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2020年的4月,注定是世界石油史上浓墨重彩的章节。准确地说,这将是最艰难的月份之一。用“危机四伏”来形容或许毫不夸张

全球主要社会几乎同时停摆,30多亿人居家躲避病毒,导致原油需求从未像现在这样断崖式下跌。全球汽油需求减少了一半,美国城市交通出行比平日减少八九成。航空燃油需求减少了70%。

按照荷兰托克(Trafigura)首席经济学家Saad Rahim的预测,4月份,原油需求将减少2500万桶至3000万桶/天之间,相当于全球消费的三分之一。

这将是有史以来最严重、速度最快的需求破坏,至少是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的6倍。

考虑到欧洲、美国、印度等海外地区疫情高峰期依然没有到来,很难想象需求会在短时间内大幅回升。

偏偏在此时,沙特和俄罗斯很不识相地“作妖”,狂打价格战,致使油价发生历史级别的暴跌。仅3月份这一个月,油价就重挫55%,只剩下20多美元,对能源业造成了严重破坏。

问题在于:沙特这种不计后果的价格战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似乎还有点擦枪走火的意思。他们开出的“跳楼价”折扣不但没有刺激销量增加,反而引发国际运费大涨,从而抵消了相当一部分沙特原油的折扣,令其综合成本明显上涨。

沙特当初看起来有点鱼死网破的赌气意味: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俄罗斯确实日子难过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开始还为油价暴跌带来的汽油价格走低沾沾自喜,以为可以借此获取更多民意支持,但很快就被一千万美国人失业这个惊人的事实给了当头一棒,现在终于改口催大家减产了。

可是,谁都未曾想到的是:贸易商疯狂囤油,储油空间很快就要耗尽。届时,产油国们将不得不减产,到时候就是一损俱损的难堪局面。

这个4月,无论是沙特还是俄罗斯,抑或是美国,产油国必须作出决定命运的抉择。否则,大家将会一起翻车

01

留给产油国的时间不多了

真正作妖的,是全世界的原油贸易商

与以往炼油厂、飞机、汽车和轮船来消化原油及其产品不同,今年,能源贸易商是短期内最具购买力的其中一个需求方,另一个需求方是各国政府。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传统的下游需求方停工、停航、停车库,无法消费。

政府和贸易商购买原油也不是用来消费,而是囤货。不同的是,前者是充实国家储备,后者则是趁着千载难逢的极高升水(Contango)赚期现套利的钱。

由于现货价格显著低于期货价格,期货近月合约又比远月合约低了将近14美元,现在购买原油现货囤在仓库里,再过6个月左右进行期货合约交割,成了稳赚不赔的好生意。

关键的问题是仓库

传统的陆地油罐空间本已所剩无多,国家收储规模相较于目前庞大的供应可谓是杯水车薪,于是,大家都盯上了海上浮式储油设施——油轮。

一时间,抢租油轮成风。超大型油轮(VLCC)3月上旬掀起一波涨价潮,从中东海湾到中国的费用一夜暴涨六倍,标价21万美元/天。随后价格回落,最近几天又开始狂涨,报价18万美元/天。

即便这么高的费用,贸易商们也可以在海上囤油半年后锁定七、八百万美元的利润。这也难怪贸易商如此疯狂,使得全球油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装油,几乎是2015年上次抢油轮时期的5倍。

按照这速度,全球原油仓库将以每月6亿桶的速度被填充。现在76%的储存设施已经满了。IHS Markit预计在二季度结束之前,所有储油空间都会被填满。如果继续提高产量,存储空间告急就来得更快一些,2个月到4个月内就饱和了。

储油空间全部饱和的后果是什么?当然是产油国被迫无序减产,而且减产幅度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输油管道、油罐和油轮的空间来决定

考虑到从开始减产到出现效果有一定时滞,倒推下来,4月是产油国决定是否削减产量的最后期限

02

三方博弈

如果真的回到谈判桌前,主角可能不只是沙特和俄罗斯,还会有第三方加入——美国。

其实,这场看似针对俄罗斯的价格战,“醉翁之意”就是在美国。怎么理解?

由沙特领衔的OPEC以及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最近几年的联合减产确实显著推高了油价。然而,这些产油国最终发现,事实明显偏离了当初的预期。美国趁着油价走高大肆扩产,产量增长到创纪录的1300万桶/天,抢夺了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成了豪夺巧取的胜利者。

这让付出了三年产量代价的俄罗斯非常不高兴,因此拒绝了沙特提出的加大减产力度的提议。此举惹恼了沙特,中东土豪当场掀翻了桌子。

换句话说,沙特在需求暴跌的情况下仍然发动价格战是一场豪赌。

赌什么?赌美国撑不住!

一开始,美国还真是撑得住的。3月上旬价格战之初,眼看着汽油价格跟随油价而暴跌到比水还便宜的地步,特朗普一度沾沾自喜。那时他一直对廉价汽油表示满意,还说这对美国人来说“就像是有史以来力度最大的减税”。

想想特朗普正寻求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获得连任,当前正是需要民意支持的紧要关头,他那时对油价暴跌的态度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很快,事情就不对了。

03

美国页岩油几乎“全军覆没”

全球各地都出现了炼油工厂关闭和减产的现象,压力随即传导到上游开采商。

挪威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在沙特刚刚开打价格战的时候就警告:在31美元的油价上,绝大多数页岩油开采商无法盈利,数量有100多家。

只有埃克森美孚(Exxon)、雪佛龙(Chevron)、西方石油(Occidental)、Crownquest和New Mexico这五家还能赚钱。对于其他开采商来说,基本就是采油越多越赔钱。

可是现在,油价只有20多美元……

4月的第一天,美国页岩钻探公司Whiting Petroleum就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这是科罗拉多州和北达科他州巴肯页岩地质带最大的石油企业。

Whiting Petroleum只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如果油价持续低迷,将导致更多页岩油生产商破产或者重组。位于得克萨斯州休斯敦的页岩油厂商卡隆石油公司据说正在讨论重组30多亿美元的债务。

为什么页岩油最先承受不了低油价?因为他们成本高。像Whiting Petroleum的开采成本就在每桶50美元上下,其他页岩油公司的成本在50至55美元之间。

而且,页岩油行业十多年来都是靠大量借债来提高产量。当行业不景气的时候,高负债自然意味着更高的风险。惠誉估计,假如当前的情况持续下去,页岩油钻探公司今年可能出现超过320亿美元的债务问题,违约率将为17%,远超这轮油价大跌之前的7%。

这就导致页岩公司对油价变化高度敏感。根据大陆资源公司披露的数据,WTI油价每变化5美元,就会影响大约3亿美元的年度现金流。以此计算,如果4月及以后还是这么低的油价,大陆资源的运营现金流预算可能会归零。

“如果独立页岩开采商们倒下,美国就得倒退回1974年。”Rick Perry的警告掷地有声。他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美国还高度依赖进口能源,需要仰人鼻息。“我们正处于石油行业大规模崩溃的边缘。”

比起财务实力有限的能源企业倒下,真正让人担心的是能源债

油价暴跌考验着能源公司的债务状况,几家信用评级为BBB的能源企业发行的投资级公司债已经开始遭遇抛售,收益率升高至类似垃圾债的水平。市场开始对能源债务“炸弹”进行定价。

由于利差上升,目前大约有1400亿美元的BBB级能源债券存在被降级至垃圾级的风险,这在整个美国油气公司企业债市场9360亿美元的规模中的占比约为15%。

一旦BBB级能源债券被降到垃圾级,同时公司债利率暴涨、企业借款成本高企,形成恶性循环,就有可能加速企业走向死亡。届时,就将是美国公司债危机全面爆发之日,其冲击力将不会亚于08年经济危机

04

“逼宫”特朗普

看到种种惨烈情景,谁还能稳坐高台?4月2日,特朗普亲自出马,和沙特王储通了电话。

这次通话也依然有着浓郁的“特朗普风格”。通话后特朗普对外宣称,沙特和俄罗斯已经谈过了,双方都想要达成减产协议,可能减产1000万桶/天以上,他本人则希望减少力度达到1500万桶。

此话一出,不明真相的原油价格迅速上演了一场疯狂的“过山车”走势,布伦特油价一度暴涨近50%

但随后,油价便大幅回落。若真是特朗普所说的每天减产1000万桶,就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10%-15%,也几乎是要让沙特和俄罗斯减少近45%的产量——这将是所有人从未见过的。因此,特朗普很可能是在信口开河。

随后,沙特和俄罗斯也迅速打脸特朗普——俄罗斯断然否认普京与沙特王储通过电话,OPEC代表则称沙特和俄罗斯没有达成任何规模的减产协议。

到了3月31日,特朗普口风大变,公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他的焦虑:“你们不想失去一个行业。你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还有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

不管是否达成口头协议,特朗普不同寻常的石油外交手段,以及他急于宣布胜利,都反映出他对美国经济感到越来越焦虑。如果沙特和俄罗斯未能达成一致的减产意见,特朗普将发现,自己将被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和普京这两位政治强人抛在风口浪尖。

现在,特朗普越是上蹿下跳,就越说明他着急。这场价格战明摆着是沙俄两国默契“逼宫”,就看着特朗普在压力之下如何出牌

05

新减产联盟

OPEC代表也是个急性子,正式亮出了牌

OPEC代表说,全球原油减产1000万桶/天是一个现实的目标,呼吁产油国召开以减产为目的的会议,沙特希望非OPEC+产油国也能参会。“美国应该加入新的OPEC+减产协议。”

显然,他们呼吁的“非OPEC+的产油国”不单指俄罗斯,还希望有美国,以及加拿大、巴西

有媒体消息称,只有不属于OPEC+的一些大型产油国加入减产,沙特才会准备减产。如果其他产油国加入减产联盟,沙特就考虑将产量降到900万桶/天以下。

基本上,这等于沙特亮出了明牌:拉美国“下水”,让他们也减产。这也正是这场持续已半个月之久的沙、俄价格战真正的意图

如今,特朗普态度依然强硬,声称沙特和俄罗斯如果不减产,就威胁要给他们加税。这话说的实在有点色厉内荏,正如上文分析,眼下最扛不住低油价的,可不是沙俄,而是特朗普。

但特朗普也有他的难处。别看他在全球“纵横捭阖”,大秀“交易的艺术”,但在美国国内可远没有那么风光。

沙特和俄罗斯政府对国内原油产能有强大的控制力,说增产就增产,说减产就减产。特朗普可做不到。

国内大小油企、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各自有各自的利益。特朗普贵为总统,也无权强制企业减产。而要协调所有人利益,弄出一套大家认可的减产方案,难度堪比登天。

退一步讲,如果特朗普真的能拿出减产方案,那就是对沙俄做了重大让步,民主党抓住这个辫子做做文章,也够他喝一壶的。

如今的沙特和俄罗斯,明摆着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被架在火上烤的,是特朗普。

沙俄“默契”做出的局,特朗普如何接招?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长按二维码
下载“见闻VIP”
即时见证历史
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读完全文后点下“在看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追踪瑞幸造假:多家中介机构涉嫌为假数据背书

上一篇

中疾控病毒所卷入“萝卜招标”,成交单价高于市场价近一倍?马斯克500万捐款被指定向采购美国企业……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决战在四月!沙俄“默契”做局,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