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广告
广告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5月26日晚,西昌电力连发3则公告,分别披露独董、监事会主席和两位副总经理离职。去年9月25日,西昌电力收到公司董事长卿松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公司称卿松先生因工作调整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虽然不知西昌电力的董监高在同一天离职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不过西昌电力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经营业绩并不好。

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西昌电力归母净利大幅下降,盈利能力弱于同行,而押注固增电站和大举进行其他投资,西昌电力的负债也是快速攀升,而牵动投资者神经的华西证券股权诉讼案依然还未有实质性进展。

西昌电力怎么了?新浪财经了解到,西昌电力管理层为了解决自身发电能力不足的短板,从其近几年的投资方向来看,西昌电力正在全力投入建设固增电站。由其开工假设日期2017年12月26日推算,整个水电站完工还需等到2021年。

根据公开数据,固增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72MW,多年平均年发电量6.856/7.387亿度(单独/联合),相当于增加1/3的自发电,如按目前的售电量不发生大的变化预估,固增电站将一举扭转西昌电力严重依赖外购电力的格局。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董监高齐离职

5月26日晚,西昌电力发布公告称,公司独立董事井润田因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辞职后,井润田先生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西昌电力2019年年度报告中,井润田同样因工作原因未出席董事会,而是委托另一独立董事吉利代为出席。年报披露井润田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6万元。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与此同时,西昌电力又公告称陈代友先生因工作原因,提出辞去公司监事会主席和监事职务。辞职后,陈代友先生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陈代友主要工作经历显示,曾任四川昭觉县电力公司大桥电站站长,四川昭觉电力公司昭觉电站站长兼支部书记,四川昭觉电力公司昭觉电厂厂长助理兼黑桥电站站长,四川昭觉县电力公司副经理、党总支书记、总经理,四川昭觉电力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党总支书记,四川昭觉电力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总支副书记。

与独立董事和监事会主席同步辞职的还有两位副总经理,西昌电力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李建文、陈蔚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李建文、陈蔚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了解,李建文、陈蔚均因工作变动原因分别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公司2019年披露财报显示,李建文、陈蔚税前薪酬分别为50.49万元、59.99万元,均未持有公司股份。

至此,西昌电力的董监高在同一时间齐离职。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归母净利大幅下降

盈利能力弱于同行

虽然不知西昌电力的董监高在同一天离职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不过财务数据显示,西昌电力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经营业绩并不好。

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西昌电力分别实现营收9.48亿元和2.08亿元,同比分别为0.32%和-6.37%。实现归母净利分别为3705.34万元和-1467万元,同比变动为-41.21%和-1074.30%。

与一般电厂不同,西昌电力的经营模式为发、输、配、售电为一体化的经营模式,售电业务经营模式主要是以自有电站发电量、收购并网小水电站发电量及从国网四川电力并网端口下网电量销售给供区内所有用电客户;公司控股的塘泥湾光伏电站生产的电量直接销售给国网四川电力;销售价格依据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凉山州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批复价格执行。

这也导致了西昌电力的经营除受电价和发电成本影响外,外购电的数量和占比同样是个重要影响因素。

对于2019年经营业绩同比下降原因,西昌电力称一是受凉山州境内持续干旱影响,公司自发电量和并网县、小水电站上网电量同比大幅下降,带动外购大网电量同比增加,导致外购电成本同比增加;二是受电价政策下调影响;三是子公司建安业务收入同比下降;综合影响了公司报告期经营业绩。

另外2020年第一季度,则是受电价政策性下调和疫情的影响,公司一般工商业售电量同比下降6.5%,影响一般工商业电费收入同比减少1965万元;同时,子公司建安收入同比减少330万元。

受售电电价的下降和自发电减少导致的外购电增加从而提高成本影响,西昌电力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毛利率分别为21.01%和10.57%,而毛利率已经是自2017年开始的27.1%短暂高点开始,2018年下降到24.15%后的连续下降。

同花顺iFinD行业(申万-水电)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A股水电上市公司销售毛利率算术平均为33.19%,中位数为30.75%,西昌电力的毛利率相比行业整体数据较低,不过这或许与西昌电力主营有很大一部分是电力外采及趸售的类电网业务有关。

从销售净利率和ROE对比来看,2019年西昌电力的销售净利率和ROE分别为4.86%和3.29%,而A股水电上市公司算术平均分别为32.21%和9.11%,中位数分别为14.73%和7.31%,西昌电力的盈利能力落后于行业整体。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押注固增电站

负债快速攀升

西昌电力管理层为了解决自身发电能力不足的短板,从其近几年的投资方向来看,西昌电力正在全力投入建设固增电站。

根据公开数据,固增水电站位于凉山州木里县境内,为木里河干流“一库六级”开发方案中的第五级水电站,电站采用引水式开发,开发任务为发电,兼顾下游减水河段生态环境用水要求,电站总装机容量172MW,多年平均年发电量6.856/7.387亿度(单独/联合),相当于增加1/3的自发电,如按目前的售电量不发生大的变化预估,固增电站将一举扭转西昌电力严重依赖外购电力的格局。

2010年西昌电力决议通过与大股东凉山国投以及木里县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木里县固增电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固增电站”)。2011年4月14日固增电站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西昌电力出资3200万元。

中间一度由于违规招标问题,项目停滞,需重新得到四川发改委的项目审批。在解决掉固增电站违规招标历史遗留问题后,“为加快启动固增电站的建设开发”,2016年经决议通过,将固增公司资本金由5000万元增加至22281万元,各股东的股权比例保持不变。

2017年3月,西昌电力收到《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凉山州木里河固增电站站项目重新核准的批复》(川发改能源〔2017〕87号),同意建设固增电站。

2017年西昌电力完成项目招标并签订项目建设EPC合同、监理合同,2018年度完成了银行借款融资和实体建设的全面开工,实现固增电站取水枢纽一期截流。2018年完成投资3.3亿元,累计完成投资5.44亿元。

截至2019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工程全面进入主体施工阶段,完成电站取水枢纽二期截流,固增公司全年完成投资3.6亿元,累计完成投资8.93亿元,项目进度41.32%。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资料显示,固增电站整个建设期为40个月,从开工到第一台机组发电34个月,完建期6个月。由其开工假设日期2017年12月26日推算,整个水电站完工还需等到2021年。

根据2019年年报披露的经营计划显示,西昌电力2020年投资计划项目数95项,计划投资33183.75万元(不含木里固增水电站建设6.04亿元)。

如此大举投入,也将极大考验西昌电力的融资能力。

从负债率来看,随着西昌电力近几年的不断投资,在建工程从2017年的4.43亿元快速增加到2019年的10.54亿元,资产负债率也是从2017年的48.48%快速上升到2019年的60.49%。

单看有息负债,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7年西昌电力有息债务为5.87亿元,有息债务率为23.94%,而到了2019年有息债务攀升到14.54亿元,有息负债率也增加到41.31%。

同花顺iFinD行业(申万-水电)数据显示,2019年A股水电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算术平均分别为49.93%,中位数分别为54.65%,而西昌电力60.49%的资产负债率也是大幅超过行业整体;而有息负债同样如此,A股水电上市公司的有息负债率算术平均为31.30%,中位数为37.72%,西昌电力为41.31%。

无论是自身的负债指标,还是与行业的负债对比来看,西昌电力的杠杆已经处于较高水平,而为了完成后续依然巨大的投资,将极大考验西昌电力的融资能力,同时加杠杆的难度和偿债压力也将继续增大。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5000万股权还能要回来吗?

年报披露,西昌电力于2019年4月16日就与重庆市涪陵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涪陵投资”)、张良宾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四川省高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涪陵投资、张良宾停止侵权、返还财产,将侵占原告的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5000万股股权及其孳息、配送股、转增股、已分配红利返还给公司;同时请求判令由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根据披露的案件的事实和理由,被告张良宾利用其控制的公司,自1997年持有西昌电力的股权,为原告西昌电力的第一大股东,并实际控制原告公司。2002年前后,张良宾着手操纵侵占原告所持华西证券的股权,并与被告涪陵投资、成都雅砌建材有限公司等串通,以涪陵投资与原告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等方式,侵占原告的5000万股华西证券股权。经二被告共谋,涪陵投资于2002年4月1日与原告公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将原告所持5000万股华西证券股权作价5000万元转让给涪陵投资,涪陵投资利用张良宾利用多种渠道和方式隐秘从原告公司套取的资金,“支付”了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进而将股权变更登记到涪陵投资名下,由涪陵投资代张良宾持有。原告得知股权被侵占的情况后,曾多次主张权益,但二被告均未予置理,二被告侵占原告股权的行为持续至今,一直未予改正。

截至2019年报告披露时,民事诉讼程序尚处于中止状态。该案件诉讼结果存在不确定性,西昌电力无法准确判断本诉讼事项对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来源: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往期回顾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新浪财经):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唯品会Q1盈利提升 行业性红利为下半年发展乐观定调

上一篇

币姥爷:这波上涨,我看到的多空较量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董监高齐离职、负债高企,西昌电力怎么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