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股票

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广告
广告

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近日,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东亚药业”)更新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在上交所上市。公司拟发行股份不超过284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金额约7.9亿元。其中,年产头孢类药物关键中间体7-ACCA 200 吨、7-ANCA 60吨技术改造项目拟投资1.37亿元,年产586吨头孢类原料药产业升级项目二期工程拟投资4.77亿元,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拟投资7624万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拟投资1亿元。

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东亚药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4亿、7.29亿、8.57亿、4.95亿,在公司营业收入稳步增长的同时,公司的净利润增长却不稳定,2017年还出现下降趋势,报告期内,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674.75万元,5574.27万元、10933.74万元、8510.12万元。

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然而,在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增的背后,东亚药业依然面临着供应商存疑等风险。

  供应商变化频繁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员为零

  资料显示,东亚药业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导产品涵盖抗细菌类药物(β-内酰胺类和喹诺酮类)、抗胆碱和合成解痉药物(马来酸曲美布汀)、皮肤用抗真菌药物等多个用药领域。

  招股书显示,池正明直接持有公司股份4,711.6769 万股,占公司55.30%的股份;池骋直接持有公司股份778.6875 万股,占公司9.14%的股份,同时持有公司股东瑞康投资33.53%的份额,并担任其执行事务合伙人,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12.07%的表决权份额。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池正明,实际控制人为池正明和池骋父子。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东亚药业的前五大供应商变化频繁耐人寻味。而招股书表述“一般情况下,制剂或原料药生产企业不轻易更换已入围的合格供应商,一旦选定供应商,将保持相对稳定。”

  纵观2016年至2019年,东亚药业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无一家供应商能够连续4年成为其前5大供应商之一。

  2016年东亚药业前五大供应商中,2017年续约为前五大供应商的仅有浙江中欣氟材(002915,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源宏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为第三和第五大供应商,2016年第一、第二、第五大供应商在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已消失不见。

  更让人惊讶的是,2016年东亚制药的第二大供应商是上海凯莱药业有限公司。2016年东亚药业向凯莱药业采购金额为2450万元,但天眼查资料显示,2016年上海凯莱药业有限公司的参保人数仅有4人,是否具备2450万采购规模所需的生产能力值得怀疑。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目前凯莱药业已经处于注销状态。

  同样,此类问题依然存在于其他年度供应商中。

  2017年,宁极生物为东亚药业的第一供应商之一,2018年为第二大供应商之一,2017年、2018年的采购额分别为1153万、2617万元。但天眼查资料显示,宁极生物于2017年4月19日成立,且参保人数为零。2019年上半年,宁极生物已不在东亚药业主要供应商之列。

  我们认为,东亚药业选定2017年重要供应商,按说早已在2016年底就已经完成签约,如果中途没有发生什么变故的话,东亚药业不会选择一家刚刚成立的新公司,并且作为2017年第一大供应商之一,且采购金额高达1153万元。

  2017年,内蒙古源宏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为东亚药业的第五大供应商之一,采购金额为424万元,2018年从东亚药业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消失,随后,2019年上半年出现在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的第二大,采购金额高达1558万元。

  已经连续两次成为东亚药业的供应商,但天眼查资料显示,内蒙古源宏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参保人员为零。

  同时,2017年,内蒙古源宏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连续收到乌海市环境保护局的两张罚单,主要是由于活污水未按环境评价影响文件要求排入厂内污水处理站,而是另设一个排污口,经化粪池处理后外入园区污水处理厂。危险废物库房未按规范要求设置标识;将未经消除污染处理的氟化钾包装袋堆放于厂区空地,并有部分包装袋被挪作他用。

  曾陷行贿地方环保局官员丑闻

  另外,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年的一份《黄某甲犯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蔡某犯玩忽职守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暴露出,东亚制药的高管曾向政府官员行贿寻求帮助的前尘往事。

  判决书显示,2005年到2006年,台州市开展化工行业环保整治,浙江省三门正明化工有限公司(东亚药业前身)属于环保整治企业之一。黄某甲当时担任三门县环保局管理科科长,东亚药业也是其管理对象。

  这时,东亚药业副总夏某让黄某甲去巡视指导,黄某甲则是在周末的时候大概去过7、8次。在整改结束后的一个周末,夏某给了黄某甲一个装有5000元的信封。黄某甲收下后在整治验收会的时候帮东亚药业“讲过好话”,使东亚药业顺利通过验收。2016年9月,黄某甲因为包括此次受贿在内,被判玩忽职守罪和受贿罪,处以刑罚和缴纳罚金。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和讯股票):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围猎瑞幸、爱奇艺们的海外机构是群什么人?

上一篇

三全食品预增500%!一季报行情启动,哪类股票会爆发?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东亚药业IPO存隐忧:供应商疑点多,注销、罚单、参保人为零,曾陷行贿官员丑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