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

国会首次被入侵,警察准备不足,谁在撕扯美国民主制度?

广告
广告

国会首次被入侵,警察准备不足,谁在撕扯美国民主制度?

选后确认选举结果的过程确实反映美国选举制度的脆弱和老旧,但是任何再好、再完善的选举制度遇到不愿认输的候选人都是脆弱的

国会首次被入侵,警察准备不足,谁在撕扯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集会,争夺美国国会对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认证时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图/法新

文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美东时间1月6日下午2点45分,在国会开始计算美国各州送到华盛顿的选举人票不久,在特朗普的鼓动下,数百名愤怒的支持者仰仗人员优势冲破警戒线攻占了国会,创下美国民主史上国会首次被入侵纪录,国会议员被迅速撤离,计票也当即暂停。

由于事发突然,国会警察没有在配枪和警力薄弱的情况下,被抗议者一再突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也被入侵,但选举人票在紧急情况下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如果我们会场的人员没有及时带走它们(选举人票),它们大概会被暴徒烧了吧?”俄勒冈州参议员莫克里( Jeff Merkley)附上选举人票的照片并解释。

截至发稿,暴力冲突已造成四人死亡和数名员警受伤,其中一名女性在国会山庄被警察开枪击中后不治身亡。占领国会和暴力事件引发美国跨党派的愤怒,前总统小布什和克林顿、两党议员和特朗普政府官员都出面谴责,数名原本打算抵制拜登选举人票的共和党参议员因为暴力事件而改变主意,选择和特朗普划清界限。

占领国会事件在数小时后告一段落,让美国上下松一口气的是事件最终未升级成政变。特朗普的亲信和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曾建议,特朗普可以把军队派到摇摆州,让这些州重新举行选举,进而改变选举结果。但这些言论让前副总统切尼预见到危机,他因此联合10名前国防部长在1月3日的《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呼吁确保政权和平交接,军队不要介入任何选举纠纷。另外,部分政府官员也担心,一旦特朗普支持者抗议失控,特朗普可以启用1807年通过的《反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调动军队,接着进一步通过军队力量推翻11月3日的大选结果。

煽动群众的特朗普在事件发生后并未协助让他的支持者冷静下来,尽管他呼吁他们尽快回家,但是他也在推特上表示,“这是选举不公平造成的结果。”出于煽动暴乱的担忧,推特和脸书在数小时之后封锁了他的账号并要求他删除推文。

在国民警卫队和FBI出动下,国会最终在傍晚8点左右开始计算选票。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克康奈尔在恢复计票后表示,“美国国会不会被吓到……我们不会向恐吓低头。”

国会无权否定选票

“选民、法院和州政府都表达了……如果我们否决了他们(的意旨),这将永久的伤害我们的国家”,在占领国会未发生前,麦克康奈尔在计算选举人票开始后发表演说,呼吁他的共和党同事,不该为了特朗普而伤害美国民主和制度,他在开议前,甚至在党内电话会议中强调,1月6日的投票是“事关良心”的选择。

1月6日的参众两院计算选举人票,传统上被认为是走程序流程。美国选举制度设计中,第12号宪法修正案和1887年通过的《选举人票计算法》(下称ECA)赋予国会计算选举人票的工作,除此之外,和选举人票相关的其他问题则是州政府的权力。计票过程中,众议员可以在一名参议员支持下,对是否采纳某一州的选举人票发起挑战,全程辩论时间两个小时。

在过去历史中,不乏众议员对单一州的选举不满,要求排除特定州的选举人票,但是这些众议员通常因为缺乏参议员支持而无法挑战选举结果。

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雷西格(Lawrence Lessig)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的总统选举制度,从一开始就是要避免国会议员能过度参与总统选举,只是最后因为考虑选举人票需要被一个单位来认证,所以将此任务交给国会。

在这次国会计票前,以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和密苏里州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为首的十几名参议员宣布将参与挑战选举结果。他们引用ECA法条赋予国会检视选票是否是“合法决定”的责任,要求建立特别调查小组。

但是,雷西格指出,这个做法是这些议员对法条的误读,所谓合法决定的选票指的是选举人票,不是选民的选票,更重要的是ECA清楚地限定国会不能越权检视州政府提交的结果。“克鲁兹的做法完全没有法律基础,这完全只是为了他的个人利益,他和霍利只是想讨好特朗普,他们的行为是懦弱的做法。”他批评道。

国会选举结果认证前,至少有众议院435位议员中的140位共和党议员和参议院100位参议员中的13位公开表态,计划反对认证拜登在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甚至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人票。

但是经过6日下午的暴力事件,只剩下克鲁兹公开挑战亚利桑那州和霍利挑战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人票,最后进入表决,他们的动议遭到两院议员投票反对,两州的选举人票被正常计入。

雷西格强调,美国选举制度在这次大选遭遇到严重的挑战,“在一些政党人士追求利益的荒谬过程中,州政府官员的正直保住了(制度),国会需要进一步在计票过程中保住这个正直,防止部分人用正直换取政治利益。”

回顾整个选后的混乱,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法学教授葛德纳(James Gardner)对《财经》记者指出,这个过程确实反映美国选举制度的脆弱和老旧,但是任何再好、再完善的选举制度遇到不愿认输的候选人都是脆弱的,“只能靠大家对民主的强力承诺和支持”抵挡类似的情况。

共和党进一步分裂

特朗普和他的阵营自2020年12月以来就试图从程序上破坏国会计算选举人票的程序,不过由于这些程序需要共和党国会议员和副总统彭斯的协助,特朗普的意图不止造成了这些一度合作良好的共和党人最终与他反目,也造成共和党内拥特朗普派和拥制度派的分裂。

特朗普阵营的计划中,彭斯应该借着主持会议的优势来阻止计入拜登的选举人票,同时反过来认定特朗普在这几个州、不具法律效力且未经州政府认定的选举人票。不过,这些盘算在开议前就遭到彭斯无情的否决。

俄亥俄州立大学选举法和宪法教授弗利(Edward Foley)指出,特朗普希望彭斯能做的是控制国会的计票结果,让他最后可以被宣布为当选总统,“这绝对不在彭斯的权限之内”。

对曾经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员,通过选举人票计算过程左右选举结果是无法接受的。在选后一直支持特朗普选举造假说法的阿肯色州参议员考顿就指出,国会的角色只是“走形式”,“创国元老把选举的工作交给州政府,而非国会。”国会的权力只限于计算州政府送来的选票,“阻挡选举人票完成计算仍无法为特朗普赢得第二任期。”

多年支持特朗普且协助他选举诉讼募款的北达科卡州参议员克莱默(Kevin Cramer)在这次投票上选择和特朗普划清界限。他指出,考虑到他的选区选民的情绪,最简单的选择就是反对拜登胜选的认证,但是宪法并未赋予他这个权利, “联邦立法机构就是没有权利挑战州政府认定的总统选举结果……总统(特朗普)能寻求的公平正义渠道只有联邦司法系统。”

另一名北达科卡州参议员胡文(John Hoeven)也表示,他一路支持特朗普总统,但是“北达科卡州的选民一定不希望他们的选票还要被国会检视,因此我们不应该设下先例去认定别的州的选票。”

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莫兰(Jerry Moran) 强调,在缺乏宪法基础下,投票反对选举程序或者是简单的,能为某些人带来短期政治利益,但是这可能为我们这个建立在法制基础上、三权分立的民主带来风险。

这也是为什么当克鲁兹、霍利以及其他参议员带头挑战摇摆州选举人票会让其他同党议员愤怒。

葛德纳教授也对《财经》记者指出,非常难理解为什么克鲁兹这么做,他在2016年参加共和党总统初选时,他是特朗普的强力批评者,但是他后来改变立场转而支持特朗普。“我只能猜想他是为了政治前途,我猜他在国会带领反民主政变也是为了政治算计。但是他应该是在认为自己不会成功才这么做,也就是说可以讨好特朗普选民又不需要真的发动政变。”

最后14天的疯狂

占领国会事件引发全球关注,欧洲数名领导人都发表声明,要求特朗普接受选举结果。不过,仔细检讨事件发生的背后,是国会山庄警察的轻忽大意导致了这次意外。

众议院负责国会警力预算的共和党俄亥俄州议员莱恩(Tim Ryan)在事后召开记者会指出,国会警察显然犯了大量的战略和准备失误才导致事件发生。“我被告知执法警力都在场,国民警卫队、特区警察、反恐特警队都参与了,我们准备好了……但是(下午)出现的是战略崩溃……我们会彻查到底”。

感到震惊的数名特朗普政府资深官员公开谴责暴力,甚至考虑提前辞职。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打算辞职,而负责亚洲事务的博明则在1月6日深夜宣布离开特朗普团队。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通过其办公室的官方账号指出,“所有爱国的美国人都应该谴责我们今天看到在国会的暴力,这不符合我们的民主和我们最珍惜的价值”。

多位共和党议员谴责特朗普煽动群众,应该为国会失控负责。共和党国会议员Richard Burr 发表声明指出,总统应该为发生的事件负责,“他不断地鼓吹不实阴谋论,把事情推到今天(这个爆发点)”。四年来一直支持特朗普的北达科卡州议员克莱默在被撤离后发推文指出,“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暴力是不能被接受的,这事件是可耻的,需要马上停止且被谴责。”

联邦调查局在随后也建立新网站,要求民众把任何占领人士的照片、影片等相关证据上传,协助他们调查和逮捕违法人员。

对国会议员和美国民众,占领事件带来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美国社会应该如何度过特朗普剩下的14天任期。

伊利诺州州长在事件落幕后发推文指出,特朗普已经不适任,应该被弹劾;其他声音则认为应该动用宪法修正案第25条。1967年通过的该修正案指出,一旦总统无法执行他的工作,例如生病,或在将卸任时死亡或辞职等,副总统可以取而代之,但是只适用“很短”的时间。

专门研究宪法修正案25条的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卡尔特(Brian Kalt )对《财经》记者表示,他不认为现在已经到了能动用这个修正案的时候,他指出修正案限定的情况是总统完全丧失能力,例如陷入昏迷、中风、严重失智,“如果总统有能力挑战25条修正案的动用,那他可以马上拿回权力,除非参众两院同时以三分之二的多数否决,”因此在特朗普任期完成前,“没什么太多可以做的”。

不过其他法学专家如雷西格则认为修正案25条或弹劾都是可以采取的行动。

一直不愿承认败选的特朗普似乎也没有更多的翻盘计划。在计票结束后的1月7日凌晨3点41分,特朗普发表声明指出,“即使我完全不同意选举结果……1月20日将会有一个有序的交接。”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所有,独家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财经》授权,不得转载。
国会首次被入侵,警察准备不足,谁在撕扯美国民主制度?
点击报名
责编 | 刘思言 siyanliu@caijing.com.cn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授权。

雨神:如何抓住大趋势中的每一步上涨节奏

上一篇

富国“消费一姐”王园园:投资回报源自深度研究,选股是全身心投入的手艺活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国会首次被入侵,警察准备不足,谁在撕扯美国民主制度?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