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

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广告
广告

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在刑法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均属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但集资诈骗罪要求行为人采取了诈骗方法,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相比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的行为更恶劣,量刑也要更重

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文 |《财经》记者 张颖馨

编辑 |袁满

备受关注的上海证大案出现新的进展。近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在官网发布受理公告称,其于2020326日受理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的戴志康、陆卫丰、顾文俊、郁耀、张艳华5人集资诈骗一案。

《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官方机构最新的披露口径中,关于戴志康等人所涉案件,已从最初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变为目前的集资诈骗。

多名金融行业律师告诉《财经》记者,侦查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展开调查,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说明公安机关在立案时发现有初步证据显示嫌疑人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但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了存在以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行为。相比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的行为更恶劣,量刑也要重一些。

从涉嫌非法吸存走向集资诈骗

戴志康等5人集资诈骗案肇始于201991日。彼时,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下称浦东分局)发布通报称,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证大文化)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于2019829日已向警方投案自首。上海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证大文化立案侦查,并对戴某康、戴某新等41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证大集团官网显示,其运营方正是警方通报中提到的证大文化。

根据上海警方所说,证大文化在未取得国家相关金融资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旗下捞财宝线上理财平台(即上海证大爱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证大财富线下理财门店(即证大财富),向不特定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

此后的2019928日,浦东分局再度发布通报,指出前期通报的41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中,除取保候审人员,检查机关已于927日对戴某康等20余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目前,公安机关已初步追缴现金2亿元,并已查封、冻结了相关银行账户、房产及股权等资产。

今年110日,浦东分局发布警方通报称,目前公安机关已初步追缴现金7.7亿余元,并已查封、冻结了相关银行账户、房产及股权等财产。与此同时,已先后对本案79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釆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中,戴某康等5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执行逮捕。

直到不久前的316日,浦东分局表示,对证大文化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等24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对另外5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公安机关已初步追缴现金10亿余元,查封、冻结相关银行账户、股权、不动产等涉案资产。

《财经》记者注意到,上述通报中对戴志康等人所涉案件描述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受理公告中,这一说法则变成了集资诈骗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德怡告诉《财经》记者,侦查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展开调查,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说明公安机关在立案时发现有初步证据显示嫌疑人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但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了存在以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行为。

在刑法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均属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但集资诈骗罪要求行为人采取了诈骗方法,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常表现为虚构集资用途、以虚假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骗取社会公众的资金。显然集资诈骗罪的行为更恶劣,量刑也要重一些。王德怡说。

某法律行业人士表示,非法吸存更像是集资诈骗的前置罪名。先满足了非法吸存,在这个基础上,如果发现诈骗性行为、非法占有等情况,一般就会进入到集资诈骗层面。

大佬们缘何败走P2P

从所谓私募教父房产大亨,再到如今的集资诈骗案主角,不少行业人士认为,一代枭雄戴志康主要是败倒在P2P行业。公开资料显示,上述警方通报中提及的捞财宝平台,正是证大文化旗下的P2P平台。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不少P2P平台均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但最终定性时并非就是此罪名。很多平台初期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但侦查过程中发现诈骗等行为,最后会被定性为集资诈骗罪。如上海的另一P2P平台唐小僧,便是如此情况。

某接近地方监管的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不少P2P机构本身存在一些瑕疵,比如虚构标的等。这种情况下,一旦被警方以涉嫌非法吸存罪立案,叠加假标、无法兑付资金等行为,至少从形式上就满足了集资诈骗罪的构成要素。近年来,确实有不少网贷机构掉进同一个

证大集团的金融业务一度将网贷作为重点,但当下行业以清退作为主旋律,以网贷业务为主的平台或受重创。有网贷行业从业者曾向《财经》记者分析称,从警方通报来看,问题主要集中在线上的捞财宝及线下证大财富,比对时间轴,这两家公司成立的时间均是证大集团深陷文化地产困局之际,资金流吃紧。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保证资金不被挪用就非常重要。(详细内容可参见《财经》杂志此前报道:《骑兽起舞者戴志康:昔日金融才俊缘何败走新金融》

多名捞财宝平台投资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正是看中证大文化旗下产业布局广泛,涉及酒店、艺术品投资、房地产等领域,从未想过大佬戴志康也会倒下。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戴志康以17亿元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7位;2007年以100亿元身家位列第65位。

捞财宝官网显示,截至20197月,平台累计交易总额超过296亿元,借贷余额为49.96亿元,涉及出借人数约2.8万。另据出借人委员会不完全统计,截至43日,回款账户追回约11.13亿元。

纵观近年来倒下的头部网贷平台,其中不少在成立之初便带有光环,或是依托于大型集团发展起来,或是依赖于某位社会名流等。仔细比对时间和发展脉络,会发现其倒下不仅仅是因为网贷行业监管趋严等原因,更是在整个经济下行情况下,原有主业发展不尽人意,终致资金流断裂。某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

无独有偶。2019年,被称为国内互金公司传奇的先锋集团,亦因旗下网贷产品、金交所产品、私募基金产品等出现兑付问题后陷入危机。掌舵者张振新(先锋集团董事长)因病溘然长逝,行业哗然。而其身后的近700亿元资金缺口,目前尚未得到有效解决。

先锋集团一名高管曾表示,自2019年上半年开始,随着实体经济下滑,资产端的质量下降严重,很多产品出现了兑付困难,先锋集团旗下网贷平台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但由于一直保持刚性兑付,先锋集团被拖入越来越深的泥潭中。与此同时,从其他业务条线来看,情况亦不容乐观。(详细内容可参见《财经》杂志此前报道:张振新身后百亿窟窿何解?先锋集团CEO张利群首发声

总算是有一个好的进展,但我们也只能继续等待。等待近半年后,证大文化旗下理财平台投资人心中只留下无奈与懊悔。另据浦东分局通报,追赃挽损工作仍在全力进行中,最终清退将由法院依法执行。

而部分证大文化员工则陷入深深焦虑,戴志康等人集资诈骗案是否会波及更多的员工?王德怡认为,公司员工是否会承担刑事责任,要看这个员工在公司业务中所处的职务、职责,是否参与并实施了非法集资行为。刑法上定罪要讲主客观统一,员工不能单纯的以不知情免责,关键要看他采取了什么样的行为。一般来说,从事核心业务的员工嫌疑要大一些;而从事日常行政、辅助业务的员工(如保洁、司机等),是不应被牵连的。

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阮璐阳 luyangruan@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杂志):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半夏投资李蓓:拐点机会看制造业,金融地产股要警惕阶段性考验

上一篇

全球疫情到了什么阶段?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证大案升级:戴志康等5人被起诉,涉嫌集资诈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