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广告
广告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这不是什么时候能重启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做些什么让这一天早日到来。必须团结起来,像应对世界大战一样应对这个病毒,因为这就是世界大战,这个敌人是病毒,这是新冠世界大战

文 |《财经》记者 王晓枫

编辑 | 郝洲

在过去一个月,新冠病毒大流行彻底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就在3月1日,美国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还不到100例,仅两例死亡。一个月后,美国确诊感染人数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大多数州不得不发布日益严格的居家令,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汇编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4日15时28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300915例,累计死亡人数达8098例。

确诊病例不断飙升的同时,美国社会经济体系也在遭受疫情带来的全面冲击,数百万人失业,街道和商店空空如也,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疫情风云突变让美国公共卫生界开始思考,是什么让美国这个在全球卫生安全指数中排名第一的国家错失控制疫情先机,如何改变如此不利局面尽快扭转疫情。‘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前主任费和平(Tom Frieden )近日召开视频会议,与全球多家媒体记者探讨美国疫情现状,《财经》记者参与了这个视频会议。费和平有三十年公共卫生领域工作经验,曾任纽约市卫生局局长。作为防控肺结核专家,他在上世纪90年代成功降低纽约市结核病发病率,并使纽约市结核病防控项目成为全美和全球结核病控制典范。2014年他更是亲赴西非疫区考察埃博拉疫情。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主任费和平(TomFrieden)

费和平的公寓位于纽约布鲁克林街区,往日的这里人头攒动,车辆川流不息,如今冷冷清清,只有不断响起的救护车鸣笛声。“街道空空荡荡,但救护车鸣笛声在提醒我们因新冠病毒而飙升的死亡率。纽约新冠死亡人数已上千,仅仅几周新冠病毒超过前列腺癌和乳腺癌成为主要死亡原因。”他伤感地说。

疾控中心应是核心

纽约的死亡人数让人触目惊心,有美国媒体称纽约再一次站在“Ground Zero”(意指9·11事件中被撞毁的世贸中心)。在费和平看来,每个城市都有这种风险,看看武汉、意大利和纽约所面临的挑战,如果不能严格保持距离和居家隔离,任何一个城市也不能完全抵御新冠暴发,每个城市都需要做好准备。有时只是巧合,可能是一场会议,一群人,或者某个人。

美国白宫新冠病毒应对工作组3月31日公布的预测数字也凸显态势严峻,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在近期将快速上升。即使在现有干预措施下,美国最终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至24万之间,当然有关推算基础是假定有部分人没有全力配合抗疫。

对于这个数字,美国过敏症及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表示,相关推算数字很惊人,美国人应该对此做好准备。“到时真的会有那么多吗?我希望不会,而我们越努力去减轻状况,它就越有可能不会上升到那样的数字。”

在费和平看来,白宫引用这个模型预测数据并非出人意料,因为他的团队三周前曾基于被感染人口比例和病毒严重程度推算最坏情况是新冠病毒导致160万美国人死亡,当然这是一种极端情况。2009年H1N1甲流大流行时,时任CDC主任的费和平曾被奥巴马总统问及甲流是否会造成一百万美国人死亡,他那时的答案是绝对不会。然而,这一次费和平面对同样问题时只能说,希望不是,但有可能。因为在他看来,这一次我们面临的是“新冠世界大战”(World War C)。

造成美国如今局面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过去两个月里美国一再错失先机,CDC专家的提醒被当成耳旁风。南希·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是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她在今年1月初开始就多次就疫情发出警示,但都被当成杞人忧天。她在1月26日的提醒中强调应该做好新冠病毒可能成为全球流行性传染病的准备。试想如果美国政府能在那一天就开始安排生产呼吸机和N95口罩,加强重症监护训练,生产温度计和消毒洗手液,并且追踪感染源,事态会有怎样的不同?

2月25日,梅森尼尔再次发出警示,提醒美国公众要对病毒给日常生活带来的严重中断有充分心理准备,每一个家庭都应该对此有所准备。遗憾的是,她的提醒依然未被白宫重视。

梅森尼尔等专业人士意见被忽视折射出美国疾控中心并未在应对新冠疫情中处于核心和前沿位置,这是最令费和平担忧的问题,如果不改变这一点,疫情恐难现转机。他认为,最重要的是美国疾控中心应该处于这场抗疫战斗的中心位置。

美国疾控中心是全球最具实力公共卫生机构,年度预算超过 120 亿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近 40 美元。拥有大约 1.4 万名正式全职员工和 1 万名合同制聘用员工,关注健康和疾病预防各领域议题,从传染病和环境健康,到慢性病和伤害。在几乎所有卫生领域,都有世界顶尖专家。在美国州、市和地方公共卫生机构还有 20 多万雇员。

如何发挥这样一支团队的专业能力,将是美国疫情能否出现转机的关键。在费和平看来,与其想着过去如果做了什么现在情势会完全不同,更应该向前看,关注现在必须做什么。应该以将死亡人数降至远低于10万人为目标,因为文件中的每一个死亡数字,都是他人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朋友、邻居。

必须追踪感染者和接触者,筛查无症状感染者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如今美国人正遭受疫情和经济打击双重折磨,他们最期盼社会经济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然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用费和平的话来说,这不是什么时候能重启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做些什么让这一天早日到来。“我们需要逐步打开水龙头,而不是让闸门猛然打开。现在不是坐等的时候,而是工作的时候。”

何时以及如何开启水龙头依靠的不是敲定一个日子,而是要根据方方面面数据判断疫情并制定打开水龙头的策略,要兼顾全局和细节,既需要有条理的全盘战略去处理应对新冠疫情的每个反应策略,也需要在细节问题上精益求精。

对于如何尽早逆转疫情实现复工复课,费和平提出三个关键。首先,应该盯紧病毒,掌握病毒在哪里传播、如何传播以及传播范围多大;其次,加强医疗能力,保护前线医护人员,护理好轻症、重症患者,帮助有基础病患者;再次,加强公共卫生能力,检测并关注检测周期,要细化到需要多少分钟多少小时才能收到检测结果,而且不同时期这种时间也不尽相同,需要大规模检测,这也包括无症状传染者。

留给纽约和其他美国城市的时间不多了,刊登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网站的一篇论文指出,武汉“封城”为中国其他地区赢得2.9天,这样的数据凸显时间对于纽约以及每个美国城市的重要性。“中国行动迅速,这是我们需要的速度,我们要比过去三个月更有效应对新冠疫情。”费和平认为,这不是一个全民宅家里然后事情到夏天就可以迎刃而解的问题。相反,公共卫生体系和政府部门要更具极强紧迫感并且高强度工作,不仅是搞定呼吸机和口罩,还要追踪接触者和研究如何安全隔离……有好多事需要做,我不确定是否正在发生。

应对大规模流行病措施依靠对形势的认知,即知晓正在发生什么以及在哪里发生。没有这些信息,公共卫生官员基本上在盲目行动,不知道下一个病毒暴发点在哪儿。因此追踪溯源与检测是关键,直接决定能否减缓不断飙升的病患数量。这两者缺一不可,因为即便检测再充分,如果不追踪其接触者,也无法从根本上降低传染规模。

目前大部分美国人已意识到,居家保持社交距离对减缓病例增长的重要性,检测能力也大幅提升,甚至可以在五分钟内就确定一个人是否被感染。美国已进行超过100万次检测,然而溯源追踪工作却还未完全跟进。截至4月3日,中国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1万多人,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传染扩大化。韩国和新加坡也如此。美国同样需要提升追溯病患感染路径能力,追踪接触病患的人,这样才能避免疫情重复发生。

追踪感染者和接触者有科学规律可循,必须注重每个细节。首先需要与病人交谈,确定潜在感染日期,对于新冠病毒来说,一般是从出现症状前两天一直到病患被彻底隔离,在这段时间内,要看该病患接触谁,然后找到接触者信息,告知他们已接触病患需要隔离,如果这些病人有任何症状,必须立即检测。

费和平作为结核病防控专家,有非常丰富的追踪呼吸道传染病患者和接触者经验,他反对用非黑即白的方式做这项工作,要充分考虑人作为传染源的差异性。他援引新加坡卫生部门数据指出,85%新冠病毒感染者并未将病毒传给任何人,而另外15%感染者中一些人将病毒广泛传播。人们听过一些术语“零”或“不是”,这是用数学简化现实,现实是人是不同的,有些人广泛传播病毒。

注重差异性的同时也要提升发现感染者的速度。费和平解释说,最具传染力的是感染新冠病毒第一周的人,这与SARS不同,就传染性来说我称其为“超级SARS”。这意味着病人刚发病就极具传染性,要在感染之初就找到他们立即隔离。还要快速发现接触者,检测其是否发病,如果发病,马上扩大追踪范围,检测更多接触者。

除了差异性和速度,追踪溯源的另一个难题就是如何发现无症状感染者,这个问题困扰着美国,也一定程度上使新冠病毒难以消除。在美国,约有25%新冠病毒携带者无症状,“我们现在已确认的信息是相当数量的感染者实际上没症状。”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表示。鉴于无症状感染者防不胜防,特朗普政府建议,在新冠疫情蔓延迅速的地区,民众在公共场所应佩戴布制口罩或面罩。

虽然大部分威胁来自有症状感染者,但无症状感染者也相当具有传播性,如何及早发现这一群体?费和平对《财经》记者解释说,数据显示有很大比例上呼吸道感染者无症状。一些人会在几天后产生症状,一些人从未产生使其知晓生病的强烈症状。我们并未掌握数据证明他们(无症状感染者)到底传播多少病毒,但没必要对此感到绝望。中国做法可以借鉴,即大规模检测并找到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找到一个病例没有清晰传染链,回溯去找寻感染源来自何处以及其他可能被感染者。

对于纽约来说,现阶段需要非常积极检测,虽然在试剂供应和检测周期方面仍有局限,但必须得到改善。“除非有疫苗,我们不能消除它(新冠),但我们可以抑制它,防止其暴发。要避免暴发,就需要积极测试和非常全面地追踪接触者。这些是核心的公共卫生实践,它们将是能否恢复到新正常状态的关键。我们可以更快实现新正常状态,如果我们明白宅家里只是方程式一半,另一半是追踪系统。”费和平说。

突破医疗瓶颈,重点盯防养老院、护理中心

切断源头的同时,逆转疫情的另一个当务之急是提升医疗机构应对能力。虽然全美有6146家医院,共924107张病床,平均每10万美国人拥有34.2张重症监护室床位,这一数据排在全球第一。然而随着感染人数飙升,医疗资源仍然面临被挤兑的风险,床位压力变得越来越明显。

哈佛大学一项研究指出,全美各地医院床位容量几乎都无法满足新冠疫情需求。以旧金山为例,截至2018年,加州旧金山共有3780张病床,约70%被占用,因此可能只有1140张病床可供新增病人使用,重症监护病房床位数量为440张。旧金山地区约150万人,15%超过65岁。鉴于老年人是易感群体,该研究推算,在一般情况下,如果12个月内有40%人感染新冠病毒,旧金山地区医院将接收大约106000名患者,将需要3520个床位,是可用床位的3.1倍。

不仅是床位,医疗护具紧缺使医护人员担心感染风险上升,美国一名高级官员表示,联邦政府的口罩、隔离服和手套等医疗防护用品的紧急储备已接近耗尽,剩下的防护装备中只有一小部分是为联邦政府应急人员保留。另一方面,呼吸机也面临告罄。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透露,因为每天新增约350名新冠患者需要用呼吸机,但截至4月2日全州呼吸机库存仅约2200台,按目前使用率全州呼吸机只够用6天。

为了减缓医疗机构压力,州长们设法为医护人员寻找物资。纽约州州长科莫已制定应变方案,包括调度闲置呼吸机,暂停非必要手术,用麻醉机替代等,并继续向各方采购。在联邦层面,特朗普已援引《国防生产法》要求6家医疗器材公司制造呼吸机。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也改变之前立场表示,在满足相关要求前提下,允许美国医疗机构使用中国生产的KN95口罩。

然而,无论是床位、医疗护具以及呼吸机数量都无法在短期内实现大幅提升,必须寻求用替代方法缓解医疗机构正在面临和可能面临的压力。例如,重视护具,让一切入院者戴口罩,减少医护人员感染可能性。对于大批轻症患者,则要避免他们挤兑医疗资源。费和平呼吁那些虽然咳嗽但呼吸不困难以及无需住院的人都在家别外出,如果外出就医可能会感染他人且占用紧缺资源,到头来还是要在家隔离养病。

呼吸机短缺也要从另一个角度解决问题,而不是只关注呼吸机数量。费和平指出,不是一台机器,而是整个体系要运转起来确保病人安全。“我朋友所在的纽约一所医院ICU饱和,缺口不是呼吸机而是操作呼吸机和知悉如何护理极度重症患者的人员。”

费和平还提醒医疗机构不要忽视糖尿病、高血压、癫痫等慢性病患者以及需要护理的妇女儿童,防止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埃博拉疫情使他深切了解这一痛苦的教训,那就是因埃博拉疫情(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远超埃博拉病毒直接致死人数,很多患疟疾、肺结核和怀孕生产的人因缺少正常护理而死。为了不给医疗机构增加压力且兼顾这些病人,费和平建议更高效利用医疗资源,增强远程医疗能力,尽可能通过这种手段多治疗病人。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2014年,费和平亲赴西非疫区考察埃博拉疫情

盯紧医疗机构的同时也要注意另一类高危场所——养老院和长期护理机构,它们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的“Ground Zero”。鉴于这种场所居住的人非老即病, 这种场所若发生感染将引爆疫情,甚至可能将医疗机构推向无底深渊。华盛顿州柯克兰市(西雅图卫星城)一家生命护理中心案例就是警示,这起事件造成35人感染新冠病毒并逝世。

西海岸的华盛顿州案例,被认为是美国新冠疫情“前哨事件”,预示着这类事件可能会在全美各地暴雷。CDC数据显示,全美有400多位长期护理机构住户感染新冠病毒,较3月23日的146人增加了172%,其中150例有症状者来自纽约的这类机构。不仅如此,这种机构的一些护理人员也因为缺乏护具感染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传播起来像‘超级SARS’,几乎和SARS传播方式一样,但传染更多人。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可能出现在门把手、电梯按钮、拐杖、床栏……养老院和护理中心要想彻底切断病毒传播,必须知道每个传播细节。”费和平说。

60岁以上老人和有基础疾病患者极度脆弱,必须避免新冠病毒攻陷养老院和护理中心,否则可能压垮医疗机构。要做到这一点,费和平认为,近期必须禁止外部探访,即使有到访者也要消毒杀菌且要测体温,医护人员要避免感染,一直戴口罩,每次接触被护理者都要手部消毒。

需要更多透明数据

所有这些措施的成效,将直接决定美国能否快速控制疫情,早日实现社会经济正常运转。美国政府需要尽可能向民众和专业人士公布新冠疫情的一切数据,因为在一些媒体人看来,他们不清楚现在美国政府针对新冠疫情做出的决策是基于怎样的数据,这不利于专业人士分析新冠疫情和民众配合防疫措施。

韩国短期内成功控制新冠疫情凸显数据的重要性,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流行病学家黄英勇教授(Ooi eng-Ong)认为,从流行病学讲,我们必须理解病毒传播有多广,谁感染了病毒,谁没有感染。由于检测范围广,韩国给世界提供了有关病毒的“有用信息”,即便这些信息不够“完整”。

在美国,症状监测(syndromic surveillance)为公共卫生专业人士提供有价值数据,该系统得以让专业人士追踪增长病例,使一些专家看到纽约市的激增发生在3月初。然而,这还远远不够,美国政府还需要将数据公布更细化,涉及更多方面。

费和平建议说,美国政府需要以仪表方式展现数据,主要指标不仅要包括新增病例和死亡数字、实验室测试人数以及阳性比例。还需要重症监护床位被占用百分比以及在我们通常认知中它们被占用多少、病死率……需要更精准分析,要分析三十天前每个被确诊病例以及他们当中的死亡比例。

“我建议仔细审视重症监护能力,看看有多少医护人员被感染。”费和平说, “我还想知道社区基本需求是否得到满足;我们的卫生保健需求是什么;是否有人断药;我们是否会看到更多心脏病和中风发作现象,因为人们不能断药;我想知道人们在多大程度上理解和遵守这些建议;我们如何平衡物理距离和社会团结……这需要一个仪表板,公开分享所有决策基础。”

无论是数据还是其他措施都要在实施几周后才能见效。对于前景,费和平说,他从纽约数据中看到一些希望的曙光,似乎不像以前那么飙升了。不幸的是新冠肺炎重症发生在感染后五六天,死亡发生在那之后一周。这意味着在疾病停止传播和死亡人数开始下降之间有两到三周。我们要看到恶化发生在好转前,在纽约和世界其他地方同样如此。保持物理距离为纽约带来巨大变化。降低病毒传播给我们争取时间去构建体系来保护医护工作者安全,着眼于病毒,所以我们知道它如何传播,并为大规模测试、追踪接触者、隔离检测工作做好准备,这将是今后几个月我们生活中重要内容。

在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疫情能否缓解不仅取决于国内政策,很大程度上还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若全球疫情无法缓解,美国也无法独善其身。目前,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已在181个国家出现。鉴于此,包括共和党、民主党两党前高官在内的100多位美国外交政策知名人士呼吁特朗普政府与中国更紧密地合作,以遏制新冠病毒蔓延。该声明表示,美中两国如果不展开某种程度合作,任何抗击新冠病毒的努力都不会取得成功,无论是在国内拯救美国人的生命,还是在国外抗击这种疾病。

费和平团队也在呼吁国际社会借助新冠疫情加强在健康安全领域的合作,因为身处同一个世界,发生在任何一国的疫情将波及所有国家。“即便美国成功控制,但全球近200个国家发现新冠疫情,全球感染病例已经超过100万,如果这个病毒在非洲、拉美、亚洲暴发,我们不会安全。必须团结起来,像应对世界大战一样应对这个病毒,因为这就是世界大战,这个敌人是病毒,这是新冠世界大战,如果我们合作就可以减少死亡,实现一个安全的新常态。”费和平说。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刘思言 siyanli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杂志):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人生最低谷怎么熬?王宝强、岳云鹏各有一个憋屈答案……

上一篇

与新冠病毒“重名”,墨西哥国民啤酒科罗娜宣布暂停生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美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如何才能逆转这场新冠世界大战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