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广告
广告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文|《巴伦周刊》撰稿人列什马·卡帕迪亚

编辑 | 彭韧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懂得金融危机是什么样子。他与同为经济学家的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一起研究了800年来的危机。在这场流行病中,罗格夫认为,全球经济可能会遭遇大萧条时期那样的打击,新兴市场、企业债务以及选举年的到来使局势更加不稳定。

《巴伦周刊》采访了罗格夫,他在2009年与莱因哈特合著了《这次不一样?800年金融荒唐史》 ,谈到了这次冠状病毒危机如何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相比,如何演变成金融危机,以及选举年和危机有什么共同之处。这是采访的编辑版本。

《巴伦周刊》:与大萧条相比,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后果如何?

罗格夫:真正的大问题是我们能在多大程度回到过去。所有正在做的事情都是极其重要的,它会带来健康方面的得失。人们已经将新冠肺炎大流行与西班牙流感相提并论,但是世界经济在那段时间里还有所增长,因为那时没有选择停止全球经济。这里我并不是在批评(政府关闭经济的举措)。

在高峰-低谷期,美国大概率不会达到大萧条的水平。但是,如果你看看全球经济,看看这次衰退的程度,它看上去很可能就像是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最糟糕的一样东西。如果我们在两年内恢复到正常水平的95% ,情况将比大萧条好得多。

《巴伦周刊》:看多者预计今年秋季经济将出现V型复苏,你怎么看?

罗格夫:我对此表示怀疑。小企业(航空公司、酒店和金融业)受到了太多的持久性损害。如果你把人们锁在家里两个月,然后再锁上三个星期(当有再次感染或突然爆发的时候) ……需求端的刺激对于阻止恐慌很重要,但这次还不仅仅如此,还有供给端冲击。

《巴伦周刊》: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供给端冲击?

罗格夫:在这方面,我们得分是C-或者更糟。测试服和防护服现在在哪里?我们准备不足,可能会给予很大的刺激。如果我们不解决健康问题,我们仍将遭受巨大的痛苦。欧洲也有类似的问题。

《巴伦周刊》:与过去的危机相比,欧洲的情况如何?

罗格夫:一个大问题(对于复苏的范围而言)是欧洲会发生什么,因为这次危机的规模比欧元危机还要大。例如,你不能对意大利实施紧缩政策。在人道主义影响之外,国内生产总值也已经崩溃。在应对医疗危机时,他们是否还应该偿还债务?德国可能会让欧洲央行发行事实上的欧元债券,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共同承担风险。但从欧洲内部关系的进展来看,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们会解决这个问题。

《巴伦周刊》:这会演变成一场金融危机吗?

罗格夫: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安全地摆脱停摆的速度有多快。(美国经济停摆)一个月带来的 GDP损失大约为2万亿美元。哪怕宽松一点说,我也无法想象我们的经济开工率能超过70% 。中国的就业率似乎一度下降了30% 。这是一个巨大的产出损失,而且可能永远回不去了。我们能够应对一段时间,但如果持续时间太长,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巴伦周刊》: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最薄弱环节是什么?

罗格夫:资本正在以比亚洲货币危机更快的速度涌出新兴市场,图表上的曲线已经爆表。新兴市场以美元计价的债务正在飙升,经济增长正在下降。外围国家已经处于风口浪尖。我们将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新兴市场债务重组。

《巴伦周刊》:还有什么是脆弱的?

罗格夫:公司债务,尤其是在美国。美联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防止恐慌。刺激的规模是好的。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我们可能最终还需要再做至少一次同样的事情。2008年,美联储通过干预赚到了钱,但这次我不太确定了。如果经济停滞的时间足够长,仍将出现大规模的企业违约。

《巴伦周刊》:银行有缓冲,我们还应该担心它们吗?

罗格夫:压力测试建立在严重的冲击之上,但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我不认为会出现恐慌,因为我们看到了美联储在2008年的所作所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银行系统崩溃。但是我们可能会陷入一个像欧洲这样最糟糕的情境之中,那里的银行系统(在后危机时代)垂死挣扎,这也是欧洲经济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

《巴伦周刊》:这场危机会带来什么样的政治风险?

罗格夫:这已经被研究过了。非常始终如一的是,当你遇到像这样的大冲击时,从长远来看,两极分化会变得更糟。一场糟糕的金融危机的完美风暴部分来自借贷,部分来自经济中真正的冲击,但几乎总是会缺乏政治凝聚力。你会惊讶于在选举年里会发生多少这样的事情。市场可以感觉到,由于政治活动,你无法做出积极回应。如果这发生在选举之后,宏观经济的反应应该能更好。

《巴伦周刊》:还有什么好消息吗?

罗格夫:我们很幸运,情况没有变得更糟,而且我们正在体验一个高度城市化和全球化的世界会发生什么。我们将以建设性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希望这会是一记警钟。

我们需要在卫生部门投入更多资源,尽快采取战时措施,并将其视为全国性的紧急事件。这会让人们平静下来。在这方面花费5000亿美元,可以为经济节省数万亿美元。我会给美国的反应打3分。这真是糟糕透顶,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翻译 | 小彩;版权声明:《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疫情报道

责编| 刘思言 siyanliu@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杂志):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人生最低谷怎么熬?王宝强、岳云鹏各有一个憋屈答案……

上一篇

与新冠病毒“重名”,墨西哥国民啤酒科罗娜宣布暂停生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美国对疫情的应对糟透了,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