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杂志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广告
广告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反向春运已成趋势,国铁想通过票价打折加速这个趋势但真实作用有限

文 |《财经》记者 王静仪 实习生 彭思佳

编辑 | 施智梁

去海南取暖,去北上广团圆,回家乡不再是过年的唯一选择,人们把父母/孩子从老家接到工作地,或是一同外出旅游,反向春运日益火热。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统计,铁路反向客流每年增长9%左右,与传统客流增速持平。

有机会从巨大的春运压力里缓一口气,国铁集团对此乐见其成:去年第一次给普速火车打了折,今年开始给动车组打折,而且折扣变大、日期变长,最高5.5折。

近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发布消息,在去年实行春运回空普速列车打折优惠的基础上,今年春运首次将回空动车组列车纳入打折优惠范围,包括动车组列车8趟、普速列车15趟,优惠幅度最高可达5.5折,此举有意引导旅客特别是城市务工人员反向过节。

这个价格杠杆能撬动多大的市场?

最高5.5折,动车组首次可打折

参加反向春运的人越来越多了,来自铁路和民航的数据都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李文新在2019年春运工作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铁路春运客流连续四年增长9.1%左右,反向客流也是每年增长9%左右。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运输研究部主任高月娥向《财经》记者介绍,反向春运主要包括团聚式与外出旅游式两种,节前客流主要选择把父母/孩子从老家接到工作地,即从乡村向城市,从小城市向大中城市、特大城市迁徙;节后客流由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向周边城市迁徙。

2020年春运即是典例。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在上个月的例行发布会上介绍,今年昆明-北京、成都-上海、南京-三亚、杭州-三亚、温州-上海、郑州-海口等航线旅客预订量增长较快,座位销售较为紧俏——旅客们除了去海南取暖,就是去北京上海团圆。

现居天津、家在河北的范女士从2010年结婚后就开始参加反向春运,“春节期间,与其在自己父母家住三天、在丈夫父母家住三天,还不如让老人们都来大城市团圆,这样比较热闹,气氛也比较好,”她告诉《财经》记者。

不仅是已婚人士通过反向春运在家人间找到平衡,漫漫回家路也逼得更多的年轻人选择留在大城市过年。

坐火车?“暂无余票,建议抢票”;坐大巴?“高速公路堵得死死的,全程三个小时的路要折腾一天。”在南京上学、家在徐州的蒋同学对《财经》记者抱怨道,虽是距离300公里的省内出行,但之前大巴出行的经历太惨痛,她今年实在不想再折腾了。

自己买不到票,觉得家人在家也无聊,蒋同学决定把家人接到南京过年。而从徐州到南京,火车余票还有很多。

范女士和蒋同学们的想法,国铁集团乐见其成。“我们希望、也乐见反向春运成为新趋势,铁路运力运用将更加充分,各方向客流将更加均衡,旅客出行将会更加畅通。”李文新说,铁路部门对部分的非传统热门方向列车,采取了票价打折优惠,希望以此方式帮助更多的人团聚。

撬起价格杠杆,国铁集团希望反向春运在今年能更火热一点。2019年,火车票打折范围仅限于普速火车,2020春运,这一打折范围扩大到了动车组列车。

2020年1月6日,上海铁路局发布消息,在去年实行春运回空普速列车打折优惠的基础上,今年春运首次将回空动车组列车纳入打折优惠范围,包括动车组列车8趟、普速列车15趟,优惠幅度最低可达5.5折,此举有意引导旅客特别是城市务工人员反向过节。

部分打折车次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经《财经》记者整理发现,春运优惠列车出发地集中在西部和中部的安徽省,目的地集中在北上广区域。列车途经的四川省、河南省、安徽省、湖南省、江西省五省的净流出人口都在500万人以上,而重庆市是全国净流出人口最多的城市。西安—上海线路的打折力度尤甚,共有9条线路的车票打折,惠及陕西、河南、安徽等传统人口流出大省。

同时《财经》记者留意到,相较去年而言,今年节前列车打折优惠力度更大、时间更长。以成都至上海的K4638次列车为例,去年的优惠策略是全部席别9折、执行日期为4天(2月1日-2月4日),而今年优惠策略是全部席别8折、执行日期为13天(1月12日-1月24日)。

打折能有多大用?

“参加反向春运的原因,根本不在这点车票钱上。”蒋同学的说法很直白。蜗居难以示人,年轻人怎么邀请父母来大城市一聚?

上有老下有小、连续多年将父母接到天津过年团聚的范女士也认为,火车票价调整是好事,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正反向春运花费的对比,不是选择反向春运的主要原因。

范女士夫妇的老家相距甚远,过年时很难兼顾双方父母,所以选择反向春运,将双方父母都接来。结婚多年,经济条件变好了,范女士也希望带着父母去海边、去旅游,让老人们享受一下。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小武为反向春运列车折扣点赞,他认为这是很好的政策倡导和鼓励机制,尊重顺应了时代潮流,让大家更加有获得感。“这只是锦上添花,免票才是雪中送炭,大家对价格很敏感,折扣力度还是不够大,所以价格杠杆的作用不大。

年轻人过年回家的念头很难因为折扣而减少分毫,因而,登上反向春运列车的多是黄发垂髫。

当代家庭的规模正在缩小,这意味着老家值得惦念的除了父母已经不多,将父母将到工作所在地,就能满足很大一部分乡土情结。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家庭规模平均为3.44人,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下降为3.09人,越来越核心家庭化。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运用人口抽查数据和计算机仿真模型估计,2015年全国独生子女的总量在1.76亿左右,而一位独生子女对应两位父母,潜在的反向春运群体规模充满想象空间。

父母很少来天津,趁着过年,范女士带着他们逛庙会、逛商场,老人开心,范女士觉得反向春运也挺好。各路庙会、灯会、花会层出不穷,当大城市不再空城,年味儿也与日俱增。

高月娥认为,随着春节习俗观念的改变、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居民消费水平提高、旅游消费的刺激,加之票价等优惠政策影响,预测2020年反向春运增长趋势将进一步凸显。

但反向春运的热门,喜中带忧。

胡小武对《财经》记者表达了担忧,反向春运的热门背后是城乡分化越来越加剧的现实。“小城市精神生活的庸俗化是比较明显的,吃完饭就是麻将桌,长期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越来越不适应小城市和农村生活,乡村在不断被抛弃、故乡在不断被远离。而这种分化加剧,使得乡村更加凋敝,以前是出去打工过年必须回家,现在乡村过年的短暂高潮也在逐渐削弱,文化凋敝加剧了乡村人口逃离。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推荐阅读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作别白石洲:15万深圳租客梦始之地消亡,一场城市迭代中的“非拆不可”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责编| 黄端duan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财经杂志):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空头磨刀霍霍!瑞幸无人零售看起来很美,但短期或将拖累业绩

上一篇

为什么有的企业越老越香?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扫一扫关注阿布量化

下载阿布量化APP

分类目录

火车票最高优惠5.5折,能激励反向春运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